9号彩票官网

欢迎您访问华中港航物流公司

2018-11-21   欢迎您访问华中港航物流网站!

  •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专栏 > 正文

汉口码头文化征文专栏之一—— 水上拆迁: 是以理服人还是强行驱离?

信息来源: 添加时间:2016-12-30

    水上拆迁:
                   是以理服人还是强行驱离?
 
    凡建设必有拆迁,先有好的拆迁然后有漂亮的建设,此乃常理。
    先从陆上的新近而优秀的实例说起。
    12月28日,焕然一新的中山大道激活老汉口辉煌记忆。诗意江城、慢享生活,市民报以笑脸嘉许,全城欢动,在一个仿佛市民的节日里,人们齐唰唰地向城市的布局者、规划者和建设者表达最诚挚的敬意。
    实事求是地说,在长达数年的的动迁、建设期,人们也曾饱尝这条城市核心主干道无法通车带给市民的不便。想当初,报怨者有之,质疑者有之,嘲讽者也有之,全然不敢想象今天的惊艳。
    终于,当它开街之日的精彩亮相,就完全颠覆了人们以前的评价,完全超出了建设的预期。
    前后反差原因何在?原因在于:中山大道的华丽转身,呈现的是历史与现代的接续,既是定位于让市民的生活品质实现飞跃,同时也不乏对环境质量的追求和人文化、人性化的设计。
    陆上拆迁实际得到了市民理解并最终赢得了赞许。水上拆迁又如何?
    人们不应忘记,武汉还是一座因水而生的城市,码头文化是大武汉的优秀历史积淀,是使大武汉成其为今天国家中心城市定位的强力支撑。
    我们这家国有企业,与共和国同龄,当新中国一穷二白、水运事业在城市建设和国家经济发展中举足轻重的时候,我们港航人的贡献和作为无处不在。
    我们的码头和港航设施,大多有60多年的历史,为了城市和企业的发展和面貌改变,我们曾沿老街及岸线进行基本建设,有的还曾列入国家“八五”计划,从而奠定了城市的繁荣。我们曾经是投入者、建设者、先行者和付出者,而不是近些年才出现的谋生者、流动小船、违规滞留者,要我们离开,有些帐还得细算。何况,公司有的港区(如永安堂港区),早在数年前,就公开列入了武汉港区规划范围,又怎能“一赶了之”。
    我们的职工,很多是一辈子在单位从一而终,有的甚至一条船上就呆了40多年,从新参工到退休,见证了城市和企业的发展变化、起起落落。从五四抗洪到九八抗洪,加上期间多次重要的的抗洪,每一次当城市遭受洪魔的袭击变得危机四伏、险象环生,保卫大武汉,别人从险区撤离,我们职工往险区义无反顾地前行,总是冲在最前面,牺牲最多,荣誉也多。至今,那些船、那些码头,其实维系着数百上千个家庭的基本生活、生存状态。在现今水运行业极端困难、极其弱势的情况下,我们一直都在顽强支撑,现在因为城市建设的需要,我们仍会响应,但是,拆迁安置、协商洽谈必须考虑到这家企业和职工的生存。我们需要充分理解、耐心深层地沟通,反对无知,反对简单粗暴操作甚至阻碍生产、强拆威吓!
    何况,我们的船舶,至少有3艘是百年以上的老式铆钉船(现在这种船整个长江沿线恐怕都极为稀少,它的发现、造船工艺及其跟抗战有关的史实故事本身就具有历史文化内涵和特别的意义,需要进一步发掘),我们的码头,其实称得上城市不可多得的港航工业遗迹,从历史文物和航运和码头文化的角度看,无论是船舶本身还是上面的诸多老物件,都具有保护价值。在这方面,无论是文物管理部门、江城民俗专家,还是中央级媒体都给予了宝贵的支持。在当前各行业类博物馆开馆之风渐起的大背景下,也说不定能催生出一个码头文化的博物馆。
    近代江城100多年的发展轨迹是沿着汉江然后沿着长江发展的,公司诸多码头、船舶、港航设施正好位于城市当时的核心区。当陆上中山大道因为考虑了市民人性化、建设人文化的需求和历史文化因素,其改造方案设计才能够获得很大荣誉,其改造的成果才能够赢得掌声一片;当同一时期在水上岸线的整治、改造中,我们既没有看到让人信服的规划,也没有充分考虑港航企业及职工的合法利益,既没有充分的实地调查,也没有耐心细致的协调协商,既没有考虑或吸收来自港航企业专业人士的意见,也没有一个针对原称为湖北省航政局的企业的相对公平的、个性化的经过认真考虑设计的安置方案,是无论如何说不过去的。
    一大批人的生存比一大批的生活舒适度应该更加重要吧。
    水上拆迁,是以理服人还是简单驱离?有关方面需要认真的考虑一下了。

我的码头情思
长贸置业 官登辉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由组织分配,一个在部队与铁路打交道的旱鸭子与水结缘。自此,百丈坡头的朝天门、瞿塘峡口的宜昌港、狼山脚下的南通,凡是长江边叫港口或码头的地方,都留下了这只旱鸭子的脚印。当然,对生活着的城市码头的变迁,感触更深一些。
    第一次直面武汉港,就是武汉港客运站。红砖墙,大布瓦。承高不足十尺,见面不过千平。一年四季都挤满了操着川腔越语的各色男女。找熟人、托关系,能弄几张三等仓船票,就能解决一拨人一周行程的卧榻问题。后来有了“地标”性建筑的船型客运站。几年功夫,就变成了大酒店、洗浴城,而现在又被武汉科技馆所取代。
   再次深入了解武汉港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页。为解决坑道工的待遇问题,到杨泗港码头调研。作为航运人,大家对水手、搬运工并不陌生,但提到坑道工,恐怕知之堪少。杨泗港码头是武汉港汉阳作业区的一个运煤码头,北来的煤炭,由此转运至华东地区。运煤专列进港以后,将煤炭倾倒至大漏斗,漏斗下是一运煤坑道,巨大的皮带机将自漏斗上倾泻的煤炭直接输送泊岸的运煤船上。为捡拾散落的煤炭,有一班人戴着三层口罩,手持大铁锹,不断将散落的煤炭铲至皮带机上。他们就是坑道工,一群不是挖煤工的弄煤人。
    这样的码头在武汉长江二桥下游还有一个,那就是武汉港江岸作业区。与杨泗港码头不同的是,江岸作业区的煤炭主要是供应武汉市,露天码头上,煤炭堆积如山,偶遇大风,煤灰弥漫,遮天蔽日;拉煤的大卡车,更是毫无遮掩,潇潇洒洒,所经之处,人们无不掩面而过。
   时间荏苒,弹指挥间。昔日的杨泗港仅剩一个地名,而二桥下游的武汉天地、滨江苑,早己成了人们追捧的高档社区。
    同志哥,当你沿着江滩公园漫步晨练、当你凭窗眺望美丽的江景时,请你不要忘了着履绕行的江岸作业区,更不要忘记满脸煤灰的坑道工。是他们的坚守,维系了货到汉口活的城市声誉;是他们的牺牲。换来了多彩多姿的现代都市。环境在变,装备在改,但码头工人的优秀品格不能忘,爱岗敬业的精神不能丢。

友情链接:热购彩票  9号彩票官网  9号彩票官网  9号彩票官网  9号彩票平台  热购彩票  九号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